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动态
金华日报:洗脚店认的干女儿“坑爹”76万元
2018-2-12 金华市公安局 阅读次数: 1216


一次足浴经历,成就了一段特别的“缘分”。当“能干”的干女儿走进自己的生活后,“干爹”却品尝到“乐极生悲”的苦果。1月25日,经兰溪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涉案女子严某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决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0万元。


    洗脚认了“干女儿”


    2016年5月,叶某在足浴店与服务员严某结识,几次服务后,能说会道的严某就让叶某产生了好感。后来,双方通过微信聊天熟识,直至叶某在家认其为“干女儿”。


    头两次,见叶某老伴身体不好,严某便拿出一款女性调理身体用的产品送给“干妈”,这让夫妻俩非常开心。严某顺势就向叶某介绍说,这个产品从天津进货,通过转卖中间的利润很高,基本上投1万元可以净赚两万元钱,并邀叶某投资一起做。


    几次之后,叶某被说心动了。严某趁机说自己做生意没成本,让叶某借点钱给她作投资。2016年6月份,叶某到镇上银行取出1.6万元给严某,两人说好一半是叶某的投资,另外一半属出借给严某,由严某负责做生意,赚来的钱对半分。过了半个月左右,严某告诉叶某已赚了2万多元,但又称在新安江妇保院有人认识,这些保健品卖进去的话,就可以大批量进货卖,赚的钱会更多。叶某同意追加投资,分两次给严某3万元和4万元。


    之后,严某几乎每次和叶某联系时都说要追加成本,叶某都会按要求汇钱。就这样,2016年6月到11月,仅以做生意追加投资为理由,严某就从叶某处拿到近40万元。当时,严某对叶某说,生意连本带利有200多万元。虽然赚来的钱一分都没拿到手,但是叶某对此深信不疑。听严某说,最后一批货从天津用货车运过来,送到桐庐和绍兴两个公司去,只要货运到货款就会打过来,叶某就一直在等着她把货运过来。


    意外频发让汇钱


    就在这时,叶某接到严某电话,说是公司发现她把产品转卖的价格太贵,把货扣下了,要罚款50万元,交了罚款才可以发货。听说要罚那么多钱,叶某犯了难,但还是相信严某。除了四处筹钱外,他让严某和公司里“商量”能不能少罚点。后来,严某回复说,公司里已答应罚少点,但不能少于35万元。严某说她有20万元,于是叶某赶紧又借钱通过合作银行汇去15万元。


    满心以为已过难关的叶某过了段时间仍没见消息,便催问严某是否发货。哪知严某又打回原形:“公司领导换掉了,罚款一定要50万。”叶某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借钱,2016年12月6日到2017年1月1日间,通过银行汇款的方式分三次又给严某汇去了17万多元。


    交了所谓的罚款后,叶某总算放心了,之后就盼着发货,但过了一个多星期仍不见到货。叶某再问严某时,却被告知,就在公司发货的第二天,运货车在天津刚出来的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把人撞伤,车和货都被交警队扣下了,需先垫钱解决。严某还说,保险公司已来现场看过,评估有30万元可以理赔,只需先行垫资处理,到时候保险公司钱会打回来的,让叶某不要担心。


    榨干“干爹”终露形


    一来二去,叶某也捉襟见肘了,但投入巨大,只得选择相信对方。无奈之下,去年1月12日到2月17日,叶某四处借钱,借到多少就汇多少,又多次通过银行向严某汇去26万元。之后,严某又和叶某说,交警队让他们再交8万元罚金才可以放车。想着只要把货拉回来,一切就都还有希望,叶某在2017年3月15日又汇去了8万元。


    当叶某问起保险公司理赔的钱什么时候能到,是否发货时,严某就找各种理由推脱,一会讲公司财务放假,一会说公司下周会把钱打过来的,有时干脆不回应。


    2017年3月27日,叶某找到严某,面对“所有钱款做生意亏掉了”的说辞,叶某如梦方醒,他说自己先后被骗了120万元……


    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30岁的湖北黄梅人严某于2016年2月来兰溪务工,与叶某相识后,利用特殊关系骗取叶某信任,以投资经商为名骗取叶某钱款76.56万元。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