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斗 牛
2016-11-17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025


王宗余(兰溪市公安局)


父亲决定让铁锤去参加斗牛比赛。如果赢了,能得到一笔不错的奖金。


“要是万一输了呢?”葛丹倚着门,嘴里都囔着,眼睛望着牛栏的方向。父亲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曾经是冠军的铁锤参加斗牛会输。


“要是铁锤下不了地,咋办?”葛丹见识过斗牛的惨烈,所以他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还有你爸吗,你爸有的是力气。”父亲故作一脸轻松地回答,但当葛丹把眼神落到父亲的瘸腿上,父亲无奈地把头别到了墙角。


葛家村四面环山,进出小村只有一条小路。因为没有耕田机,所以家家户户都养有耕牛。农历三月初三是葛家村最热闹的一天,四邻八村的男女老少都会围拢到这里参加一年一度的斗牛盛会。那会谷雨未至,新秧未长成,农人有闲,遍地的水田更是斗牛的好去处。


葛丹给牛取名铁锤。铁锤头大胸宽,通体黝黑,生得一副好牛角,牛角如缺半的月牙,又像倒挂的铁钩。它是葛丹家最大的财富,三兄妹伺候它甚是殷勤,每天给它吃山上最青的草,喂山上最甘甜的泉水。夏秋之季,牛身上长虱子,葛丹捋着毛给铁锤抓。葛丹喜欢带着铁锤去游泳,铁锤在水里撒欢,葛丹骑在牛背上,神似大将军。


铁锤从来都是村上斗牛的不二人选,但葛丹不喜欢斗牛,父亲的腿就是因为斗牛受得伤。去年铁锤参加比赛,和对方死死地缠在一起,作为拆手的父亲想把牛分开,铁锤往后退,对方伺机冲上来,父亲一个趔趄倒地,斗牛一蹄子踩在了父亲的腿骨上。葛丹又有些犹豫,不仅因为父亲的医药费,还有三兄妹的学费,更何况铁锤年纪也渐渐大了。


万般的不情愿,那天还是来了。一行人敲锣打鼓,挤满了葛丹家的院子,这个场景铁锤很熟悉。管事的张罗着给铁锤挂红绸子,几个人从牛栏里拽铁锤,但任凭众人如何使劲,铁锤撅着屁股就是不挪地。父亲甚至拿出了竹条,葛丹一把抢过,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葛丹抚摸着铁锤的脑袋,哭着和它说了什么,铁锤抖抖身,终于站了起来,踩着一地的鞭炮声出了家门。


场子几天前就已搭好,前后扎着彩门,供斗牛进场。两边是看台,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外村的斗牛站在场子中央,是一头公牛,甩着头,喷着粗气,缰绳被拆手们死死地拉住。


铁锤站在公牛面前,竟小了一截。裁判员“预”字还没出口,公牛就冲了过来,摔了拉缰绳的拆手一个嘴啃泥。尾巴收紧,四腿往前蹬,牛角紧紧勾在一起。牛角嵌进了牛皮,鲜血直流下来。铁锤力薄,一个趔趄,马上又稳住了脚根。人群跟着斗牛前拥后推,不停地爆发出阵阵的嬉闹声。


斗牛挨近看台,场面渐渐失去控制。拆手们想把双方分开,不曾想公牛竟挣脱了缰绳,利剑一般地冲过来,牛角抵在了铁锤的胸脯上。铁锤像一堵墙,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溅起的水花砸了观众一身泥。公牛用牛角死磕铁锤的身子,铁锤努力地翻身挣扎,拆手们无人敢上前。场面持续了很久,胜负已分。有些人失去兴致,在人群中起哄,朝铁锤扔小石子。葛丹夹在人群中,对着人们嘶吼,引得不识趣的后生阵阵哂笑。


倒地的铁锤没有站起来,它被众人五花大绑地抬回了家。兽医说:没得治了,趁早送到镇上去吧。晚上一家人静静地围拢在牛栏旁,铁锤的头温驯地垂在葛丹的怀里,父亲几次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又都咽了回去。早上一觉醒来,葛丹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再到牛栏一看,牛圈里只剩下了半截牛绳。铁锤最终被送去了哪里,葛丹不知道,但父亲筹措到的学费肯定和铁锤有关,葛丹这样想。


工作以后,葛丹给村上置办了第一台耕田机,接着又有了第二台,第三台。葛家村养牛的人少了,斗牛也渐渐成了一种记忆。每次回家,葛丹都会站在村头,静静地看着村上的小孩挥舞着柳条骑在牛背上,后面跟着几头小牛犊子。葛家村真得很美,葛丹这样想。

上一篇:零 点 下一篇: 三 国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