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流逝的音符
2016-12-12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850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慎彼周行。涉彼崔巍,我马虺,我姑酌彼金,维以不永怀。涉彼高岗,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我不懂音乐,这首古老的诗歌从数千年前的周南故地流传至今,每每想到,总要感怀古人的淳朴与善良,总要艳羡古人生活的简单与纯粹。我喜欢把那些逝去的过往比作一个个流逝的音符,试图从自己那些调式各异的人生乐谱中寻觅到有纪念意义的弦和音色。人生中最宝贵的是记忆,没有记忆就没有人生。如果有灵魂的话,记忆就是灵魂的神祗。


    生活的意义就是生活本身。时间长了,换个心境倒也会给人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喜悦。天地是樊笼人被困,心是樊笼身被困,把心上樊笼破了,天地樊笼自也破了。若要脱樊篱,何苦自困于樊篱?以前我曾经痴过,痴于世界种种,这些天却忘了痴的本质是喜欢。不存在虚妄的希望,自然也就没有虚妄的失望,更没有什么绝望。人生如题各种痴,就是各种喜欢,喜欢做什么那便做下去,这道题目总会有答案的。


    初衷和结果往往无法对应。回首往事,我们已经经历了许多。无论是人情冷暖,亦或是宦海沉浮,更如商海搏击。或许我丢失了那理应重新捡拾而起的美好,也许我放弃了那本应悉心体味的简单。拾柴刀行,又恐惊着动人的山鬼。雨打蕉叶,鞋上落了只去年的蝉蜕。结藤而上,云端上的嘲笑声来自猴儿的嘴。经闲多年,腐叶下的陶罐积着旧旧的灰。鸿落冬原,白雪把爪印视作累赘。望天一眼,云烟消散如云烟。


    心清水见月,意定天无云。偶尔触摸那年那月那些事,那些风景,那些远去的记忆,是美的陶冶,是惬意的陶醉。 (姜路平)

上一篇:此处忆江南 下一篇: 冬至祭父泪千行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