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此处忆江南
2016-12-19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791




陈永柯(永康市公安局)


 



乌镇美,美在水。一条河从春秋时期流来,南北贯穿乌镇。河名原为车溪,今称市河。京杭大运河流近乌镇,略一分神便成了港,稍一驻脚就成了湖,七拐八弯织成了水网。乌镇宛在水中央。


乌镇备东南之形胜,具吴越之风韵,傍水设市、依水建街;西栅大街随水而形,汲水而生,家家是临河阁楼,户户有汲水晓窗。碧水清荡,似有鱼儿在游,看得见的是各种绿,软泥上有青荇在招摇,望不见的是水乡的根。鸟瞰乌镇,房屋林林总总、挤挤密密,老街高高低低、曲曲折折,满眼是紧凑与生动,像茂密的藤萝做自然的舒卷。


西市河宽不过20米,鸡犬之声相闻。隔河人家,轻唤一声,对岸便探出头来。石板路一走到底,墙根躺三两排木椅,支三两根木柱,下八九级石阶,便有渡船荡着波儿在候着。河埠系舟,水畔勒马,到处有码头,随地是水口,出门便上船,起岸就进店,乌镇人随时可以出发,哪里都能生根。船工或者船娘坐着或者蹲着,不招徕,只等你的借问,或者谦和地纠正:这不叫乌篷船,乌镇不是一切都姓乌。独自坐在平顶的摇橹船里,让绿波拍打你的思绪,轻轻荡,直至你凝成一幅壁上画、岸边图、水中景。水乡乌镇,是温润的江南玉,任由风雨刻刀精心地雕、细细地磨,在流水时光里淡淡地沁养。


有河便有桥,桥是乌镇的书签,乌镇是桥的故乡。倚桥顾盼,凭栏张望,一秒钟的邂逅,一百年的守候。桃红李白青石条,斜风细雨青石桥,乌镇是青色的雨巷里行走的江南女子,着一袭蓝印花布旗袍,撑一柄青伞,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把个袅袅娜娜留在空空蒙蒙的画里。软软的风,牵起江南的衣角,是人间四月天在轻轻地吟。古朴是乌镇的底色,灵动是乌镇的天性。遍地茶馆酒肆,满街客栈商铺,可以接南北客,谈东西事,聊古今天,每一句都那么妥帖。从从容容,低低缓缓,乌镇的日子散淡而恬静。


乌镇的民居大多砖木结构,河中生柱,水上架阁。角角落落的创意,里里外外的匠心,结构密集但有章法,紧凑中常有闲笔。高墙深宅,园林奇石,爬墙虎沿着窗棂苍苍地攀缘。每一户窗牗都很讲究,大窗套小窗,扇叶微启,似清风在晓叩、快门在闪拍。进门有梯,楼上有阁,虽然逼仄却有妥妥的舒适感,不会雍塞,没有磕绊。屋挨屋、墙跟墙、门通门,进一家门做百家客。枕水人家,千家一条枕,万户不同梦,各进各的温柔乡。


醒来的乌镇,从曙色里钻出来许多船儿,或撑一支长篙,或摇一柄旧桨,聚向水村渔市。夸着自家的瓜果菜蔬、鸡鸭鱼虾,讨价还价又从容和气,句句是水乡晨曲和谐的音符。


乌镇人家逐水草而居,在烟雨中寻梦。青砖青瓦青石板,木门木船木桌椅,斑驳是岁月留痕,是李杜苏白遗落的稿笺,是乾隆皇帝六下江南丢失的诗句。河边修竹丛丛、粽叶蓁蓁、芦花依依,乌镇的雨季是水草的天堂。河暗雨欲来,浪白风初起,一会儿便是细雨湿衣、闲花落地,草在水中舞了。秋雨滴篷牵牵扯,残风打头丝丝凉。秋色里的乌镇残荷清凄水清泠,凝住了霜桥夜泊风雨楼,冻住了枯树寒鸦半只桨,只有斜阳穿柳,一缕青烟生动地飘向天外。


哪一块是唐宋的砖,哪一片是明清的瓦,哪一片青叶是南梁太子心碎的诗词在低吟,哪一滴水珠是吴越弟子心酸的泪滴流到今?江南是中国的乡愁,乌镇是江南的愁乡。那一缕缕风、一丝丝雨,是满天的诗词在飞飏、满天的泪滴在找眼窝;那一爿爿粉墙黛瓦,一湾湾河港水巷,走进明信片,把心事寄向远方。寻亲乌镇,倚桥而立、枕河而眠,立起的是思念,躺下的是愁肠。乌镇是自然馈赠的一幅水墨画,飘落在江南的一隅,让你流连忘返,直想卷起带走。


带走是奢念,冥想却是长长的巷子,探不到底,钻不出去。斑斓故事、锦绣文章,全藏在这百转柔肠里了。拾掇起记忆的残片,走进这四通八达却又条条幽深的巷子。小巷深邃,一定要有路灯,但乌镇的灯常常被人忽略。铁皮白罩,简洁、端庄,秀美、素朴,挂在街角,不刺眼,不挡道,不浮夸,却是青砖粉墙上不能或缺的一笔。月读天,风读地,灯读人。巷口处遥遥对对的,是一只陈年的灯笼,轻轻地晃,敲着岁月的更。


没有乌镇,怎能忆江南?


没有江南,何处寄乡愁?

上一篇:在路上 下一篇: 流逝的音符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