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王篾匠
2016-12-28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173


王宗余(兰溪市公安局)


周末回农村老家,遇到了许久不见的王篾匠。一身笔挺的西服,打副墨镜,脖子上挂个金链子,锃亮的皮鞋在太阳底下晃得人眼晕,他已全然没有了以前的身段。


老王十分客气地拉我去他家小坐。原先的小瓦房换成了三层小洋楼,偌大的院子里有四五个徒弟模样的人忙碌地编制着竹器,各式各样的成品竹器散落一地。我惊讶于如此大的变化,这才几年的工夫。


俗话说:“养儿莫当篾匠,十个指头抠得像和尚。”篾匠不仅做工辛苦,还需走街串巷,只要有几个闲钱的村民都不愿让孩子学这门手艺。老王自幼家贫,无奈成了四邻八村唯一的篾匠。篾匠活工序多,但他砍、锯、剖、凿、破、劈、编、织样样精通,而且还能编各式竹器,大到房屋、竹床、躺椅、凉席,小到箩筐、筛子、竹篮、斗笠。但凡经了他的手,件件是艺术品,雇请他上门的户主络绎不绝。


老王活细,不管挥凿还是剖篾都舞得像个艺术家。一条麻布裙子系在腰间,左手捏竹条,右手握篾刀,嘴里衔着竹子的一头,“嘶”“嘶”,身子拨浪鼓似的摆动,一俯一起,瞬间分身的篾青和篾黄跟着扭动起婀娜的身姿。篾条若是能剖出五六条来,已属不易,但老王竟能剖出十条,条条薄如蝉翼。如果能从他手里讨得几截篾黄做风筝,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已是最开心的事情。他有句话经常挂嘴边:踏踏实实做活,体体面面拿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村上的人渐渐地少了,能出力的都外出打工挣钱,田都荒了,篾器就用得少了。而且老王不会耍虚活,编制的箩筐能用十几年,所以就越发地清闲。


“这场面咋样?”老王朝我问道,语气中充满了自豪,说着又给我递了一根烟,顺势搬了个椅子坐下。


“厉害!”我忙不迭地称赞,“在老家能有你这般殷实,村上没几户了吧。”我边搭腔边打量制好的竹器,做工虽不及老王,但还算周正精巧。


“还过得去吧。”老王咧嘴一笑,“儿子大学毕业,在网上开了个网店,专卖竹器。”


聊着聊着,想起了妻子的嘱咐。回老家之前,妻子再三交代,捎带个手工编制的凉席回去。家里虽有空调,但睡在机器制的席子上不透气不说,还是一身的汗渍,于是就央求着老王给挑一个好的。


老王尴尬地推推手表示拒绝,我觉得事有蹊跷。看我不依不饶的样子,他只好道出了原委:“这是用春竹做的,还掺了不少黄篾”。印象当中他和我说过,编席子一定要用冬竹,这样席子才不会有蛀虫,最好全用青篾编制,这样席子才光泽爽滑。


回到家,与母亲提起老王。母亲一脸羡慕的表情:“你王伯伯这几年总算熬过来了,他真了不得……”我没有继续往下听。“王篾匠还是那个王篾匠吗?”我不置可否。


回到城里没几天,就收到了老王托人带过来的席子,刚打开,一股青竹的香味扑鼻而来。妻子高兴地将席子铺在床上,仿佛整个房间都清凉了。窗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吆喝:“补篾席卖篾席咯——”声音悠扬而绵长,刺破了这个蝉噪的夏天,很熟悉但已没有原来的味道。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