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冬天,从小就喜欢
2017-12-19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750


杰(婺城公安分局)


冬天,对我来说,记忆里有太多的情感,从小我就喜欢冬天。


我生长在苏北一个不起眼的村落。每年冬天,苏北总会下雪,我喜欢冬天,或许是有雪的缘故。在我的印象中,那年冬天,大概是四五岁的时候,一天下午,我和附近的几家孩子在门口玩耍,不多会,天空飘起了雪,我高兴的跳起来,不停的抬着头,敞开两只小手,迎接飘落的雪花,跑动着,嬉笑着,不小心,撞到一小伙伴的身上,小伙伴摔倒了,我也摔倒了,顾不了小伙伴做什么,我玩我的,不知玩了多久,直到天黑了,喊吃饭了,我还不肯离去,无奈之下,大姐、二姐过来,却把我拉回了家。


夜深了,外面仍然下着雪。被窝内,我蹬着小腿,嘴里嘟囔着,梦见自己在雪地上奔跑。天亮了,我赶紧穿好衣服,溜到了门外。天空的雪花没有了,地面上的雪白白的,我看着脚下的雪,不是用小脚踩踩,就是用小手抓抓,高兴极了。


这时,出来玩雪的,有大人,也有小孩。哥哥、姐姐们滚着雪球,堆着雪人,在嬉闹中打着雪仗,这手中的雪飞来飞去,或砸到身上,或落到地上,我望着,心里好羡慕,也不时的加入了游戏。可是,我手力不足,只有吃亏的份,就这样,我还斗来斗去,不甘示弱。我的小手冻得红红的,却全身暖暖的。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记得那个冬天,下了好大的雪。那天,一大早起来,在我家的门口,覆盖了很厚的雪,不要说走路了,就连门也走不出。我想,这下好了,不用去上学了,喜悦的心情,无法准确形容。那天上午,我就跟着大哥、二哥或大姐、二姐,不是铲雪,就是挖雪,满地的积雪,慢慢的堆积成了一个个小雪山,然后将小雪山掏一个洞,我和小伙伴捉迷藏,躲到里面着实的好玩。


好玩的还有冰锥。屋顶上的雪熔化了,水流落到屋檐下,凝固成冰锥,一条条的冰凌条排列着,吊挂着,似乎镀了银一般,在暖阳照射下,透明发亮。我爬上木梯,拽下一条条冰锥,和小伙伴们分享。冰锥冰凉冰凉的,我时而含在嘴里,时而塞到小伙伴的脖子里,追逐着,欢闹着。


更好玩的是溜冰。在我家的门口不远处,就有一口水塘,塘说大不大,水说深不深,大雪过后,水塘就结了厚实的冰。那天,有很多的大人和小孩一起滑冰。我学着样子,脚踩着一小块冰,向前滑,既好玩,又开心。溜累了或滑到了,我就懒懒的坐在冰面上,身上的衣服湿了,屁股凉了,我也不在乎。玩够了,我才差不多跟大哥或二哥离开。


冬天过着过着,就到了过年。小时候,盼着过年,因为过年,有好吃的,好穿的。那年头,家里条件不好,过年的东西,都要提早一点一点的准备。快过年那些天,我常看到父亲下班回家,把买的一些年货交给我母亲,我母亲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每天晚上,我母亲不是纳鞋底做棉鞋,就是拆旧衣缝新衣,为的是子女新年礼物,高高兴兴的过好这个年。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贴上了红春联,鞭炮声稀疏作响,小伙伴们欢快的跑动,疯了似的玩起来,还不时点燃一个小鞭炮抛向空中,那“乒乒乓乓”声音很醉人,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耸起鼻子闻一闻,让我感到了浓浓的年味。


最让我兴奋的是大年初一,不但有小鞭炮放,还有压岁钱、新衣服穿。我拿着父亲给的压岁钱,穿着母亲给的新衣、新鞋,在小伙伴面前显示着,还不时的抿起嘴,昂起头,一副自豪的样子。


小伙伴们跟在我的后面,一会儿跑,一会儿闹,这生产队的一个大麦场,便成了我们欢庆节日的幸福乐园。


不经意间,儿时的冬天,就这样过去了。游子的乡愁,在金华这38年的岁月里,我始终忘不了童年时的冬天,眷恋着故土的温情,它就像墨迹一样,永远印在了我的心中。

上一篇:恋上那个他 下一篇: 烟雨江南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