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最后一次夜班
2018-1-16 宣传处 阅读次数: 3097


杰(婺城公安分局)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又是一次冬夜值班,我知道,过了这夜,我就离开派出所,奔赴新的工作岗位了。


一纸调令,让我走完了15年派出所的旅程,那是4年前的冬天。说心里话,在派出所工作久了,总想换个环境,可真的来了,情感上却有些舍不去。那天,我值班,那天夜晚,我依然坚守着。


夜幕降临了,还没有顾得上吃口热饭,就和同事出警了。这是一起简单的打架警情,好说歹说,总算握手言和了。这时,天空飘着细雨,又飞舞着雪花,寒风夹着雨雪,隐不住行人急匆的脚步。车内,我们说说笑笑,欣赏着这车外的雪景。


到了晚上8点,雪越下越大。我走出值班室,站在门前,这洁白的雪光,映照着大地,天空已然明亮。我静静的望着远方,沉思在雪夜中。不多时,报警电话响了。


报警的是一个外地的好心人,他说有位迷路的老奶奶,呆呆的蹲在树旁,流着眼泪,忘记了回家的路。不说每天都有这样的事,可对我来说,派出所工作这么多年,遇到这样的情况还真不少。“怎么又让我遇到了,”我虽然心里嘀咕着,但还是急忙而去。


一棵大树下,只见老奶奶双臂抱着,蜷缩的身躯在发抖,或许寒冷,或许恐惧,竟说不出话来,我和同事赶紧搀扶上了警车。


值班室的空调暖暖的,老奶奶的心态也好了很多。她手握着一杯热水,眼睛噙着泪水,不停的打嗝,还好,不混沌,有些清醒。


我坐在她身边,聊起天来,问问答答中,知道了她的名字,电脑查询,搜到了老人的地址,看到了她女儿有一个固定电话,可打过去却已停机。有了地址,而且住的不远,我和同事准备送她回家。


想不到的是,老奶奶执拗不肯,说要自己回家。“你认识回家的路吗?”“不认识啊。”“不认识怎么回去!”“我走走看看,总归可以到家的。”找不到家人,还下着雪,天冷雪滑,总能放心让老人独自回家,既然到了派出所,她的安全理所当然要负责。说不过我们,老人像个孩子,眨了眨眼,抿嘴一笑,顺从的上了车。


女儿见了母亲,不停的唠叨,可老人并不生气,却拉着我的手,再三说“谢谢。”一切完毕后,已过夜里12点。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流年岁月,春夏秋冬,我想起了那次酷热天的抓捕;我想起了那次暴雨天的巡查;我想起了那次严寒天的蹲守……一次又一次的出警,一次又一次的排摸,一次又一次的调解,一次又一次的破案……这许多的又一次,孕育了许多美好的故事。


过去的事,我总也忘不了,真想借酒一杯,尽快驱散心中的旧梦,可我在值班,只好茶水相伴,任由陶醉。


我开着灯,翻阅着一本喜爱的书,留住往事,与书较劲。夜深了,在困意的侵袭下,我调整了睡姿,过了许久,上下眼皮终于忍不住了,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这夜,再没有警情发生。天亮了,雪也停了。交班后,我搓着手,伸着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情感到无比的轻松。蓦然,值班室的报警电话响起,冰雪中,警车出动了,我看在眼里,鼻子突然有些发酸,从此的日子,就我而言,再也不会有。


我抬头望着天空,在这寒冷的雪路上,坦然而行,不远的前方,那是我未来的梦……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