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我眼中的万花筒
2018-4-4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688


吕妙素(磐安县公安局)


“姑娘,这样就办好了吧?谢谢了。” 


“不用客气。” 


处理完一笔业务,趁着小小的空闲,我拿起手边小小的万花筒,眯着眼睛往里看,里头颜色丰富,形状多样的碎片不断转动,每转动一次,就会出现不同的组合,就像眼前的办证中心,我没数过它是不是真的有一万种可能,但总隐约觉得它不止一万种形态。 


 向左转5°。 


 今天,办证中心的厉伟主任收到一封来自群众小潘的感谢信,大家都抢着传阅。原来,小潘与其丈夫小陈来为孩子办理变更姓名业务,资料都已齐全无误,但由于工作原因,小潘无法在工作时间前来签字。了解此情况后,厉主任根据容缺受理原则进行了业务受理,等到下班后,厉主任带着材料随小陈一起到他家中,让小潘完成了最后的签字,这笔业务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别人是最多跑一次,今天我竟体验了一回一次都不用跑,现在也不用去单位请假,省了不少麻烦。”对于办证中心的周到服务,小潘连连称赞道。 


 向左转10° 


 一张张报表,一个个数字,就这样组成了新一年的人口年报。一大早,各派出所户籍民警就来到办证中心等待着下载人口数据,别看只是点点下载按钮,这也是拼手气拼网速的时候,守着电脑不断尝试才能挤进拥挤的网络,颇有双十一抢购的架势。 


 但是更胆战心惊的还是制作核对报表。核对无误的跟打了胜战般松了口气,而因为一个数字1对不上的可就犯难了,吃完晚饭继续加班查找这个不平衡的1,还有跟Excel扛上的,为了计算准确的数据,与函数公式死磕到底。看来,想顺顺利利通关那是不存在的。 


    向左转20° 


 潮湿的下雨天,一位穿迷彩服的阿公走进服务窗口,身后留下一连串长长的水滴。“小妹,帮我看看能办分户不?”阿公从大大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叠证件,可惜,其中一本门牌证的名字写错,无法办理。 


一听不好办,阿公的眉头皱了起来,“那怎么办,要去哪里改,能不能先帮我分户?”。“这里的名字写错了,不是你们的名字,要拿到乡政府帮你换一本才好用。要不,你让儿子过来办理,周末也有人值班的,他肯定知道怎么处理的。”看阿公听不懂普通话,凤燕姐又用方言说了一遍,他还是无法理解,站在窗口前不动,额头上的皱纹也更深陷了,一直说着孩子们都太忙了,没时间来,能不能今天就帮我办一下。 


没办法,凤燕姐告诉他去二楼问问能不能给你改,这里能改的话你就不用跑回去了。十几分钟过去了,阿公又回到了窗口,一脸愁容:我找不到那个人。”“我陪你上去看看。”凤燕姐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楼上又响起了阵阵刺耳的电钻声,让人不禁打了个颤。我放下万花筒,拿过眼前群众递过来的户口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 


“姑娘,这样就办好了吧?谢谢了。” 


“不用客气。” 


处理完一笔业务,趁着小小的空闲,我拿起手边小小的万花筒,眯着眼睛往里看,里头颜色丰富,形状多样的碎片不断转动,每转动一次,就会出现不同的组合,就像眼前的办证中心,我没数过它是不是真的有一万种可能,但总隐约觉得它不止一万种形态。 


向左转5°。 


今天,办证中心的厉伟主任收到一封来自群众小潘的感谢信,大家都抢着传阅。原来,小潘与其丈夫小陈来为孩子办理变更姓名业务,资料都已齐全无误,但由于工作原因,小潘无法在工作时间前来签字。了解此情况后,厉主任根据容缺受理原则进行了业务受理,等到下班后,厉主任带着材料随小陈一起到他家中,让小潘完成了最后的签字,这笔业务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别人是最多跑一次,今天我竟体验了一回一次都不用跑,现在也不用去单位请假,省了不少麻烦。”对于办证中心的周到服务,小潘连连称赞道。 


向左转10° 


一张张报表,一个个数字,就这样组成了新一年的人口年报。一大早,各派出所户籍民警就来到办证中心等待着下载人口数据,别看只是点点下载按钮,这也是拼手气拼网速的时候,守着电脑不断尝试才能挤进拥挤的网络,颇有双十一抢购的架势。 


但是更胆战心惊的还是制作核对报表。核对无误的跟打了胜战般松了口气,而因为一个数字1对不上的可就犯难了,吃完晚饭继续加班查找这个不平衡的1,还有跟Excel扛上的,为了计算准确的数据,与函数公式死磕到底。看来,想顺顺利利通关那是不存在的。 


  向左转20° 


潮湿的下雨天,一位穿迷彩服的阿公走进服务窗口,身后留下一连串长长的水滴。“小妹,帮我看看能办分户不?”阿公从大大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叠证件,可惜,其中一本门牌证的名字写错,无法办理。 


一听不好办,阿公的眉头皱了起来,“那怎么办,要去哪里改,能不能先帮我分户?”。“这里的名字写错了,不是你们的名字,要拿到乡政府帮你换一本才好用。要不,你让儿子过来办理,周末也有人值班的,他肯定知道怎么处理的。”看阿公听不懂普通话,凤燕姐又用方言说了一遍,他还是无法理解,站在窗口前不动,额头上的皱纹也更深陷了,一直说着孩子们都太忙了,没时间来,能不能今天就帮我办一下。 


没办法,凤燕姐告诉他去二楼问问能不能给你改,这里能改的话你就不用跑回去了。十几分钟过去了,阿公又回到了窗口,一脸愁容:我找不到那个人。”“我陪你上去看看。”凤燕姐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楼上又响起了阵阵刺耳的电钻声,让人不禁打了个颤。我放下万花筒,拿过眼前群众递过来的户口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 

上一篇:那一瞬间 下一篇: 妈妈和高跟鞋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