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柳树情怀
2018-4-9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498


杰(婺城公安分局)


春天来了,柳树发芽了。


柳树,在我老家苏北乡下,随处可见,虽然没有江南垂柳这么优美,但我还是留恋家乡的柳树,因为那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乡村生活的日子里,我时常和柳树在一起,那些柳树上,都曾经留下我的印迹,给我带来无数次的快乐和温馨。


记得小时候,也是一个春天,那天午后,太阳很足,母亲在田间播种,我独自坐在一棵柳树下,枝叶遮挡着阳光,一阵凉风吹来,柳枝随风飘荡,发出了悦耳的美妙声。我围着这棵树,转了一圈又一圈,望着母亲的背影,瞧见树上的鸟儿,犹如一只小猴子,攀登而上。可是,爬到树杈上,我竟然害怕了,小手紧紧地抓住枝干,一动不动。这时,不远处的母亲看见了,急忙的跑过来,小心的把我抱下,随后,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她笑了,我也笑了。


在我的家门口,有棵大柳树,树干粗壮,枝繁叶茂,笔挺地、有力地扎根在土地上。这棵柳树是我祖父种下的,岁月中长满了故事,生活中凝聚了情感。幼儿时,父亲或母亲扶着我,在大柳树下学步;我的哥哥或姐姐会拿来一根粗粗的绳子,把一头拴在这棵大树上,教我荡秋千。上学后,我就在大树下读书、写字,书读烦了,字写累了,我就躺在地上数树叶、看云朵,静静的望着天空,像鸟儿一样飞翔。大树撑起了一片阴凉,左邻右舍的大人们端着碗,蹲着或坐在这棵大树下吃饭聊天,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树知道。


对村里的柳树,我情有独钟,从小就喜欢。我曾经在柳树下捉蚂蚁、抓小虫,把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装进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里,左瞅瞅,右看看,好玩又开心;我曾经拽下树上的柳条,扎一个帽子,套在头上,玩着游戏,捉着迷藏,嬉笑打闹;我曾经用枝条编一只篮子或筐子,拎在手里,把割来的草或菜放进去,蹦蹦跳跳的走在村路上。


我也曾经讨厌过一棵大柳树,那是邻居家的。记得我10岁左右,那天中午,我在这棵大柳树下玩耍,偶然看见高高的树上,挂着一团不知什么稀罕物,我还以为是鸟窝,就找来一根长竹竿,用力去挑,这下倒霉了,不是鸟窝,而是马蜂窝,马蜂发疯似的到处乱飞,吓得我躲闪不及,脸上、手上被蜇到了,红肿疼痛了好几天。从此后,我再也不愿亲近这棵大柳树了。


每到春天植树的季节,我在这个村庄,村里的人来来回回,似乎总是在不经意间,村内村外的空地上,突然种下了好多小柳树,昨天还没有,明天可能就有了。一场春雨过后,这些小柳树就生根,嫩绿一片。记得有一年春天,我高中的时候,那天早上,我扛着铁锹,跟着父亲,在自家屋后的地上,挖坑种树。此刻,我有了想法,何不独自种一棵,于是,我就拿来一棵柳树苗,像模像样的种下了,还在小枝上系了一根红线,心里美滋滋的。


到了18岁那年,我参军来到了金华。5年后,我第一次探亲回家,看到我种下的这棵柳树,就像一个久别重逢的亲友,让我激动不已。这么多年,在父亲的精心养护下,长势格外喜人。后来,我在金华安了家,常年的忙碌,也没有心思惦记了。


就在15年前,当我再回老家时,发现村路扩宽了,而我家房前屋后的柳树没有了。走在村路上,童年的我,少年的我,甚至青年的我,在这里的时光,从内心深处,我真的无法走出来。


而今,我的两鬓长满了白发,眼角也有了皱纹,我更加想念家乡了。可是,我的父亲走了,母亲也走了,就连我家的那棵大柳树,还有我的那棵小柳树也不在了,或许只有在金华想了,梦中念了。


如果我睡梦中回到家乡,我一定种下一棵青青的柳树!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