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多年以后看懂《百年孤独》
2018-7-30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809


陈方杰(磐安县公安局)


 绝世经典《百年孤独》是哥伦比亚已故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代表作,作者因此荣登198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宝座。几年前我读过这部小说,感觉既写实又玄奇地令人惊叹,当时对作者要表达的东西不甚理解,但本着不求甚解的态度,想着“魔幻现实主义”大抵就是一种杂糅的风格。


 直到多年以后,了解到拉美国家的一些近代史,回想起之前读的这部巨著,我恍然大悟。拉丁美洲在地理上就离我们很远,文化上多数人更是对其毫无了解。跟我们中国一样,拉美是一片背负深重历史苦难与负担的土地。自16世纪初,西方殖民者开始闯入,对其侵略之深度和广度上远超中国。随着殖民者的到来,拉美的土地被侵占,各种资源被攫取,原住民被奴役和大肆屠杀,殖民统治历经了三百余年,罪行罄竹难书。殖民时期的拉丁美洲正值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滚滚洪流,因为矿场的发现以及橡胶、烟草或甘蔗等作物大面积的种植,先后出现多次城市大发展的浪潮。 当时美洲因矿产橡胶等新兴产业而崛起的城市甚至比欧洲最繁华的城市要富有,连南美许多城市广场、很多建筑使用的大条石都是一船船欧洲舶来品。后来矿场资源开采殆尽,美洲橡胶种植的竞争力不如后来者东南亚而被挤倒,殖民者来了又走了,城市快速兴起后又快速衰败。


 这一切都在《百年孤独》里面的主角——布恩迪亚家族身上折射出来,发生在他们家族身上的喜怒哀乐光怪陆离的一切,整个家族百余年的兴衰史与马孔多镇荣辱与共,带有拉美波澜壮阔解放史深刻的印记。作者对拉美历史上发生的景象冷眼旁观,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最终成了《百年孤独》里讲的那个叫马孔多的地方宿命般的经历,这个地方怎么从无到有,怎么从小村到繁华的城镇,最后怎么衰败孤独地苟活于西方主导的文明世界,直至如蜃景般随风而去如昙花一现。


 19世纪初,拉美国家人民经过风起云涌的民族独立战争,很多国家纷纷独立建国,但很多国家并没有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这些国家因历史原因并没有形成强大的资产阶级而进行资产阶级革命,或像中国一样进行彻底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起稳固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帝国主义国家在这些国家的背后操控,勾结国内独裁统治者如同挥之不去的乌云始终压迫着广大拉美人民。在19世纪初至20世纪中叶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拉美国家政权更迭,战火纷飞,民不聊生。小说里,奥雷连诺上校发动三十二次起义,二十年间他一直在战斗。仗打到最后大家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而战,连上校自己都怀疑自己为什么而战,直到最后几经厌倦,他结束战争回家浇筑小金鱼,孤独至死。


 小说里虫子啃咬是巨响的,茅草生长的声音像尖叫;罢工领袖被释放只因政府与美国香蕉公司对犯人的伙食费无法达成协议;工人们因抗议美国香蕉公司罢工被屠杀,光运尸体的火车就用了二百节车厢;家族里的霍赛·阿卡迪奥死后还散发着火药味很多年,直至香蕉公司的工程师给他的坟浇筑混凝土气味才止住;下雨一下四个月,整个城市被淹掉,那个老祖母身上长满青苔,像块岩石一样一动不动,隔好几年才有人看望她一次……荒诞不经的情节在书中比比皆是。


 对此,198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上,马尔克斯的《拉丁美洲的孤独》主题演讲很好地做了解答。他说:“我写这些文字不是你们想象的什么魔幻现实主义,而是我们拉美人民深刻经历了这一切!”民族独立后,他们终于摆脱了殖民者的统治,却没有摆脱独裁者的疯狂。整个拉丁美洲地区在他获诺奖的20世纪80年代还大多处于军人独裁下,独裁者的冷酷、荒诞以及令人发指的罪行给人们带来深重的灾难,每天生死无数,同时也滋养着永不枯竭、充满了美好与不幸的创作源泉。他说,最大的挑战是无法用常规之法使别人相信这就是我们真实的生活!这或许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魔幻现实主义”兴盛于拉美文学。


 拉丁美洲的孤独是不被世人所理解的孤独,是被西方文明侵略无视他们感受的孤独,亦是历经磨难几经奋斗却徒劳无获的孤独。


 一句“遭受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结束了小说。爱真的存在,幸福真的可能,那些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也终于永远地享有了在大地上重生的机会。马尔克斯代表了整个拉丁美洲数千万人民的心声,就是他们要勇敢地生活在这这块土地上;面对压迫、掠夺和遗弃,他们的回答是:活下去,坚定地生活下去!无论洪水、瘟疫、饥荒、灾难,还是连绵不绝、永不停息的战火,都不能削弱生命战胜死亡的优势!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