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重头再来
2016-11-30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127


王宗余(兰溪市公安局)


小区的角落开着一家面馆,和房子连着,借着边上的树枝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面馆开了有十来年,小城的房价也涨了好几回,但面的价格却从未变过。只要到了吃饭的档口上,人就像鱼儿似地往这里钻,街上的小贩,着急忙慌的学生,单位的白领都是这里的食客。


每天上班之前老王都腆着肚子,拎个公文包来这里下碗面。他认识人多,边吃面边和这里的人唠嗑,当然听到多是奉承话,这对老王来说是一种享受。


开面馆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特别精干,小平头,脖子上搭条毛巾,不管冬暖夏凉,穿个汗衫。他极少搭讪客人,除非碰上老主顾,才会停下手里的活,点根烟和你唠几句,大家习惯叫他老李。女的一脸富态,嗓音很脆,一笑起来,声音能传出几条街。她的记性极好,谁要吃干的,谁要吃汤的;谁的面软,谁的面硬;谁要加菜,谁的量要多一点,都记得一清二楚。


一大早,老王照例来到面馆,找个角落坐下,见到熟人,老王连打哈哈的神气都没有,干脆将脸别到墙角。熟客们也不再搭理他。水烧开了,女的熟练地从面摊上捡起一捆湿面,不用称,差不多就是你要吃的那个分量,把面下锅,等到面伴着水花上浮,再稍等就出锅了。碗里有预先加进去的佐料,“哧溜”一声,放进烧化了的猪油,再拌点花生酱,放点葱,整条街都弥漫着香气。


正看得出神,一碗面“腾”地放到了面前。一个黑影坐了下来,“噼嗒”烧起一根烟。不知是烟熏了眼睛,还是给面烫到了,老王差点流出眼泪。他把面搅了拌,拌了搅,一碗面近乎吃到晌午。临走只向老李撂下一句:上头来人调查了。至于调查什么,老李也不清楚。


连着几天,大家都没见到老王,老李琢磨着:兴许犯事了。面馆的生意依旧热闹,熟客们也渐渐把老王给忘了,只有老李有时会愣愣地出神。


再次见到老王是在一个下雨的早上。他的脸明显消瘦了许多,眼圈是凹陷的,头发是凌乱的,肚子也干瘪了,虽然还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老李像没事似的,照例给他端来一碗面,坐在边上,烧起一根烟,眼睛也不看他,自顾自地聊起自己的“面经”:一碗面,烧得时间太短,夹生,不入味;烧得时间太长,过熟,也就糊了。好比做人,度最要紧。老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老王听得入神。说话间,老李扯掉了毛巾,一条长疤像蜈蚣一样盘在他的背上。


原来十八年前,老李财迷心窍干起了传销,还拉进去村上一票人,后背的疤就是被村上急红眼的人给砍的。后来圈子黄了,作为负责人,他被判了刑。面对厚重的牢门,他绝望过,但人总得往前看:浪子回头金不换。他积极改造,做了监狱里的“火头军”。经过勤学苦练,监狱每次组织烹饪技术大比武,他总能名列榜首。出狱的时候,他还拿到了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颁发的职业技术资格证书。再后来就遇到了她,老李用手指了指正在忙活的老板娘。


听完了故事,老王慢慢缓过神来,呆滞的双眼似乎也有了些光芒。他重重地放下碗筷,揣上公文包,立起身,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雨幕。老李静静地看着老王离去的身影,脸上飘过一丝笑意,直到老板娘火急火燎地声音炸裂在耳畔,他才回过神,忙着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后来老王再也没出现,听说他是自首去了。为了什么,众说纷纭。后来又听说老李是个退伍军人,那刀疤是他在与劫匪的搏斗当中留下的。


几年后,旧城改造,老李的面馆被拆了。不久,这条街上又新起了一家面馆,叫“重头再来”。开张那天,社区好多人都去捧场,老板竟然还是老李,后面还跟着腆着肚子的老王。

上一篇:从警路上,有爱相随 下一篇: 逝去的年华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