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冬至祭父泪千行
2016-12-12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312


冬至大如年,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祭祀祖先。


今年冬至,尤其重要,因为父亲的新坟只半年有余。


父亲是一天晨起散步时突发脑栓塞,在离家不远的马路上跌倒的。当时一名正在曙光路和保路间执勤的交警拨打了120,将其送入杭州市中医院抢救。


急诊室医生告诉我,父亲送去时满脸是血且已丧失意识,CT 检查发现眉骨和鼻梁骨都发生了凹陷性骨折,仿佛是被人重拳击打在脸部。看着父亲耳鼻口角边尚未擦净的血痕,签完病危通知书,我想立刻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直到后面两天,我们三姐妹去派出所查看了当时的监控录像,亲眼见到父亲倒下的前后一分钟视频里没有人出现在父亲身边,事发后两分钟才有路人经过,但都是看一下就顾自走了。在为人情冷漠叹息的同时,总算消除了父亲被人打伤的疑虑。


父亲入院当时定的是特级护理,并未转入重症监护室。因为脑栓塞属于缺血性中风,治疗原则是疏通血管;可不巧的是,父亲晕倒时,脸部撞上一棵硕大的法国梧桐,骨折后的内出血已形成严重的“熊猫眼”,这种情况需要止血治疗。当缺血性中风与出血的外伤同时发生时,治疗方式的抵触,最终无力回天。


半个月时间,父亲的意识一直没有恢复,只在呼吸机的牵引下被动地维持着最基础的生命体征。如果他清醒,相信他也不愿活得如此痛苦且没有尊严。家人商量后,在无奈之下选择了放弃治疗。


其实患有“三高症”的父亲曾经发生过一次脑栓塞。他常与老同事聚在单位住房的葡萄架下走棋聊天。2010年的一天,象棋正下得高兴,他想站起伸个懒腰,突觉一阵眩晕就倒了下去。大家赶紧将他送往杭州市中医院急诊室。父亲当时向医生描述发病经过时,说倒下时还能感觉到周围人把他抬上车,但身体软绵绵说不出话,半侧肢体根本就抬不起来。首诊医生让他指向自己的鼻尖正中,可他怎么指都是偏的,伸舌头也仿佛肿胀了一般不自觉地歪向一边,说话时口齿含糊不清。幸亏当时送医及时,才得以死里逃生。但我知道,父亲此后复发的危险已大大增加,便再三叮嘱其按时服药,减轻体重,戒烟限酒,控制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原发病。


当时我特意交待母亲,万一父亲突然出现鼻嘴歪斜、语言不清、手臂无法平举的情况,应马上拨打120急救电话,因为最佳溶栓时间是在三小时内。等待救护车的短暂时间内,可以先让父亲安静卧床,开窗通风并解开衣领保持呼吸道通畅,不要喂水喂食,以防咽部麻痹时发生异物阻塞。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可采取康复体位面向右侧卧;如果意识丧失,则改成仰卧位,但要将头部偏向一侧。要是发生抽搐,就在上下臼齿间放置毛巾或口罩,以防咬伤舌头。千万不可摇晃他的身体,也不要随意更换体位,更不要扶着坐起,这会加重脑缺血,使病情更加难以控制。


在中医里,缺血性中风属于“闭症”,特点是患者平时身体比较壮实,面红、脖子粗壮,发作时双手紧握,牙关紧闭,肢体拘挛,口臭、便秘,有时还伴发热。对这样的中风实证,可用十宣放血法进行抢救,就是在十个指尖点刺放血,其原理是通过末梢放血,把头部的压力宣泄出去。


但是,父亲在室外摔倒时,边上没有家人的陪伴,而路人中也无人懂得如何施救,除了拨打120别无他法。对于老年人突发意外时的许多现场处理知识,其实更需要了解和掌握的,是儿女和伴侣以及邻居、亲友、同事等。


    逝者已去,留给儿女是无尽的悲伤。但愿父亲在另一个世界,不再患有“三高”症,不再发生脑中风,不再跌撞到骨折,不再被疾病折磨。

上一篇:流逝的音符 下一篇: 感恩有你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