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外 婆
2017-9-25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264


  (磐安县公安局)


夜深,我端坐办公室里整理案卷,窗外响起几声轰鸣,雨水敲打着玻璃,随即暴雨狂降,毫无征兆。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这样的夜晚总是容易让人回首往事。温暖的,忧伤的,悲栋的此刻都不请自来,像无声的影像在脑海里一帧帧掠过。


小时候,住在乡下外婆家,我最害怕雷声。不管睡得有沉,只要一打雷,便会被吓得哇哇大哭,我住二楼,外婆住一楼,外婆知道我听不得雷声,每到雨季都搬到二楼与我同住,这样搬上搬下一搬就是七八年。那时外婆已六十多岁了,长大后才明白这对于年迈的外婆来说为实不是容易的事。


我从抽屉里拿出自己小时候与外婆的合影,胶纸历经岁月,已有些泛黄。看着外婆的照片,仿佛有一种错觉,此刻她就在身旁,我不由地想叫出声来,但独留孤单回荡在空旷的办公室伴着窗外的雷雨声。


犹记得童年时,依靠在外婆的身旁,给我讲故事、唱歌,伴我入眠。外婆的歌声没能同百灵鸟一般婉转,可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那是最暖心的歌谣。忘不了,每次回去看外婆,总能看到房屋门口有一个来回走动的身影,那是外婆在翘首期盼着我;忘不了,寒冬夜里外婆将我冰冷的双手塞进您温暖的身体,驱散我身体的寒意;忘不了,在我脚扭伤之时,是您用自己布满皱纹的双手为我不停的用药水揉按受伤的部位,为我消除疼痛;忘不了,总爱问我“冷不冷?”、“饿了吗?”,在我失意之时,外婆鼓励我不要泄气,使我鼓起勇气,那是外婆的爱凝成的勇气。我忘不了的是您,忘不了的是您的爱……


渐渐地,我长大了,长高了。参加工作以后,见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每次给您打电话,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您接到我电话的欣喜。每次见您,看见您深深的皱纹、花白的头发,听到您身体出现不适,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会突然翻涌而来,那是无法表达的情绪。


去年年底,接到妈妈打给我的电话告诉我“外婆脑溢血快不行,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当时我听到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懵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内心上不停地在劝导自己“外婆肯定会没事的,肯定会好的”。第二天值班结束后,顾不上换上便服,穿着警服便赶到医院去了。看到您闭着双眼、插着呼吸管,一动不动地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床上,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多希望您能睁开双眼看看我,告诉我您只是睡着了。我想留在医院里陪您期盼着您能醒过来,但是家人们劝我:“你回去上班,外婆肯定不会希望影响你工作的。”


尽管心中有万千不舍,我还是赶回单位,心里祈祷着下次过来看您时,您已经醒过来了 ……


2016年12月22日,您住进重症监护室的一周后,我在北京出差的高铁上,妈妈在电话里哭着告诉我:“外婆走了,她走的很安详,过两天就出殡了,我们会安排好一切,你安心出差工作不用回来。”接完电话,在同事面前我强忍住泪水,我告诉自己必须振作,走到车厢末端,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祭奠外婆,朝着家乡的方向,心里默念着:“外婆,外孙没办法回来送你最后一程了,您一路走好,您肯定能理解我的工作,等我回去再去看您……”


风停,雨止,打开窗,暴雨突袭过,空气中透着凉意。又是一年夏将逝,外婆走好……

上一篇:新疆的天气 下一篇: 心目中的“朱特派”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