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北山的雪
2018-2-28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929



樊莎莉(婺城公安分局)


年前,一起玩越野的小伙伴们经过一周的筹备,如愿以偿地登上被白雪覆盖的大盘尖,途中经历了北国冬天般的雪窖冰天,银装素裹的北山美到令人窒息!


南方的孩子见雪已是乐事,更何况是苍山雪海?纵身其中,欢呼雀跃,喜不自胜。看着微信群里实时更新的照片和视频,充满青春活力的心或在厚厚的雪地里恣意而行,或与结满枝丫的冰晶嬉戏打闹,或在重峦叠嶂的白雪之间尽情呼喊……因工作原因临时放了他们鸽子的我,怎一个羡慕了得!于是接下来的一周,我不停祈祷北山雪不化,小西湖冰不融。


    然而,南方的雪哪有长驻的道理?才过半周,北山雪线便急速上升。即便如此,找来向导,约上好友,我们还是要上北山去见见那大盘尖1314的雪。


    天气预报说周六会有雨加雪,原本打算从智者寺上大盘尖的我们便将行程缩短到从鹿田水库登顶。领队“大叔”是位越野大神,上北山的路他有N+1种玩法。在大叔的带领下,我们快速通过水库边公路以及渐入村庄的道路,爬升不算高,还能一路小跑。两公里后,村庄消失在身后,我们进入了几乎只有驴友和越野者才会走的北山山路。脚下是湿滑且粘着树叶和泥土的林道,身边是一棵棵参天大树,想来若是夏日,必定绿叶成荫、难见天日,可如今是冬天,我们除了要仔细足下行路难,还要注意干枯的枝丫突然挡在面前,拦住去路不说,还可能直扑扑打向你的脸。这样的山路我们约摸走了4公里,爬升高度400米左右,心情也从一开始的满心欢喜期待见到北山雪,到只能看见黑乎乎的残雪而变得失落起来。


恍惚间听见潺潺流水声,顺着声音寻去,一泓山涧清泉映入眼帘,泉边是一大片的积雪,几片树叶落在晶莹透亮的白雪之上散发出微微的光芒,美极啦!真的还有雪!大家激动起来,脚步也不由加快了,一下子冲上坡顶,向下望,哇!一条铺满雪的山路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我们的面前,蜿蜒向前犹如一条白丝带。小伙伴们兴奋地蹦着、跳着,迫不及待地列队在雪地上奔跑着,不顾深浅,哪怕一脚下去会全部陷入雪中,或是不由自主地东倒西歪……听着鞋子与雪缠绵发出的“沙沙”声,我们更加向往大盘尖上的雪了。


更没想到的是,北山给迟到了一周的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当我们来到盘前村的时候,下雪了!雪花起初是稀稀疏疏、不易察觉的,待我们仰头面朝天发觉时,它们就如同天上的精灵纷纷扬扬降到凡间,变得越来越清晰,下得越来越大。村子里的人们看见下雪了,个个往屋里走,关上门;我们看见下雪了,迎着雪继续跑,张开嘴。我尝到了雪花的滋味,那初入嘴时惊得人儿一个激灵,便任它在舌尖静静挑逗和绽放,沁入心脾……那感觉就像小时候吃的跳跳糖,让人手舞足蹈。大叔说:“我来北山这么多趟还是第一次遇到下雪呢!”这么想来,错过北山最美的雪景,却遇到下雪的北山,也是件幸事?!于是乎,踏积雪,迎新雪,不畏寒冷,与高山作伴;寻极限,累苦弃,抽离尘世,再上大盘尖。越野于我的意义,除了增强体魄,还在于“登上高山方可言不畏高山”的那份豪迈情怀!


当我再次登上大盘尖,这里已然不见上周末的积雪封霜。斑驳的雪迹渐渐覆上新落的雪沙,我站在海拔1314米的金华山第一峰鸟瞰整个金华,吐尽胸中污浊,吸纳山巅清透,豁然开朗的不止是眼界更是心境:生活中,我们时常抱怨计划难能实现,除却工作的特殊性,还有其他羁绊,总是以“下一次”和“以后再”来说服自己。孰不知,也许错过几个小时,就是错过一季、一年、乃至一生……所以,想到什么就去做吧,只要心中还有憧憬,身上还有力气。想念亲友,那就去见,哪怕上完班后一身疲倦,此刻只要见到他(她)便心似晴天;想要看书,那就去看,哪怕每天挤出一两个小时,只要沉浸在文字的海洋中便凌驾世俗;想要远行,那就去吧,即便现状很糟糕也要记得给心灵放一个假,你会发现一切或将迎刃而解……


上一篇:年,是团圆的味道 下一篇: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